龙炎第6年,我那皇帝爹因过度操劳而驾崩,把皇位传给他唯一的皇子,便是我,龙伟。要不是我那死去的皇帝爹一心治理国家,没时间去后宫造人,恐怕皇位还轮不上我。因为父皇,国家治理得好,朝廷上下都无比听话,也遵从他的遗愿:就是无论什么时,都要保住我这一脉。刚登基时,大臣们就上奏要我立刻大婚立皇后,充实后宫。因为在我们那国,阴盛阳衰,加上后宫子息单薄得可怜。宫里的天师说,根据他的掐指推算、观察星象后,若我后宫能有超过50个子嗣,天降神阳雨,打破阴盛阳衰之咒。朝廷和人民听了后,大臣们要我放心把政事交给他们,要我专心造人;而人民上下努力地找美人献给我。既然身负全国上下的期望,我就专心地投入我的后宫生活,不停造人啦!皇后-龙灵龙灵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。为了保持和延续皇家纯血脉,我立了十六岁的妹妹为后。龙灵虽然还小,但她继承了我们外邦血统的母亲,长得娇美,身子也发育地很好。新婚那一夜,我一踏入房,她便已一袭粉红薄纱,含羞答答地跪在床上。”皇帝哥哥,龙灵替您更衣。“她怯生生地为我脱去衣袍。当她看见我挺立的龙棒时,脸上的粉红更加红了,手指未抖地碰触我那滚烫的棒子。”皇帝哥哥,您很难受吧?龙灵替您唿唿。“说罢,她便跪在我的棒子前轻轻地吹气。那副摸样让我不争气地往她的脸一喷,白色的精液弄得她越发可爱。”讨厌~皇帝哥哥,嬷嬷说要射进龙灵的子宫里才会怀宝宝~“龙灵撒娇地用她粉嫩的小脸磨蹭我的龙棒子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推到,让她趴在地上屁眼对着我,然后红了眼似地用手勐搓她光滑没毛的阴部,弄得她不断哼叫。待她皇家阴户让我撮得粉红时,我从后狂插她娇嫩的皇家小花园。没想到我这个妹妹叫的无比浪荡,让我持续地插了又射,射了又插。一个晚上,龙灵按照书上所教的,把许多招式都使出让我停不下想要她的冲动!直到龙灵怀上龙嗣,她仍然想要欢爱。吸母乳这种兴趣,便是龙灵那儿得来的。贵妃- 皇甫玉儿接着娶进宫的,是宰相的千金,高冷的皇甫玉儿。玉儿可是龙盛国最漂亮的女人。看着年仅17。以前遇见她的时候,即使贵为皇子,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。如今倾国的皇甫玉儿坐在喜床上,一脸冷然不甘,让我冒起欺负她的念头。“你,脱下裙褂!”我板着脸下令。皇甫玉儿脸刷白,纤指紧紧地握着裙褂,一脸不愿。“怎么,朕的命令你不听?是不是要朕传令宰相进宫教女儿如何取悦男人?”皇甫玉儿一听,闭了闭眼,快速地脱下裙,露出光熘熘的下身和修长的腿。“现在,躺在床上,面向朕把双腿分开!”她咬着下唇乖顺地服从,把她的粉嫩的阴部在我面前展开。”用手指抚弄你的阴部!如果你不能让朕提起兴致,朕就把宰相请来教你!“她原本迟疑的手指最终伸向她的阴部。当她的手指一碰到,她微微颤了一下。再碰的时候也是在阴部外点一下。“皇上…… 臣妾,真的不会。”皇甫玉儿为难地向我求救。我走向她,粗鲁地拉她滑嫩的手,把她两只手指按在阴户轻柔地不断上下抚摸。她紧闭着双眼,咬着嘴唇忍着。我放开了她的手后,她开始自己用手抚弄,真是个学习能手啊。当她开始有感觉有渴望时,她手指抚弄地越快,淫水也流得越多。我顾不上折磨她的尊严,我把头凑去她的双腿间用嘴吸吮她的蜜汁。她没想到我会怎么做一急起来用她白皙的双腿夹着我的头。我也顺着舔着她的大腿内侧,然后再用舌头逗弄她小巧可爱的阴蒂,惹得她连连求饶。我起身褪下龙袍,在她惊恐的眼神下撕烂她的嫁衣,把她傲人的胸脯和细腰一览无遗。她惊叫着,企图用手掩盖她的身子。但我忍不住了!我把她拉向我,腰身一挺,毫不怜香惜玉地用我粗长的龙器插进她的小阴道,处女血缓缓地流出,与她白皙的阴部形成一种美。她因为下身的撕裂哭了。我一边抽插她,一边对着她的粉红乳头又咬又吸吮的,惹得她不断高潮。即使今夜是她第一次,我也没怜惜地让她好好休息,反而一个晚上要了几次,直到天亮,我射了第十次时,她苍白着脸缩在床里边。我满足地亲了她的唇才离开。后来我连续几天狂操她,她终于怀上我的孩子,我才临幸她的妹妹仙儿。淑妃- 皇甫仙儿皇甫仙儿是玉儿的双生妹妹。不同于玉儿,仙儿是软弱娇羞的女孩儿,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当我命令她一边跳舞一边脱去衣裳时,她羞红的脸怯生生的动作,让我扑向她,把她给强上了。有时候,我还故意让太监宫女甚至守卫欣赏我们的性爱,也有的时候我在宫里任何角落强上她,为的是看她害羞的神情。直到有一次她克服了在别人面前做爱,我有了个新点子。我命令两位太监与士兵强行脱下她的衣裳并抚弄她,她惊恐地求饶取悦了我,让我和那两个太监士兵一起服侍她。也有一次,我让她与她的姐姐玉儿或者与她的侍女上演女女欢爱,让我无比亢奋,忍不住上前同时把她们给上了。过了不久,仙儿也有孕了,或许也是怀上双生子,她的肚子也特别大。躺在怀孕的仙儿与再次怀孕的玉儿之间,吸吮她们的母乳,逗弄她们紧绷的小穴,真是人间天堂啊!德妃-梁画儿? ? 贤妃-秦烟画儿是我的皇姐的长女,芳年15便先进宫作了我的德妃。第一次临幸她时,是在她的睡梦中,我变身为太监潜入她的寝宫,在她来不及防抗下绑了她的双手,双腿也被绑在床柱两边,硬生生地打开她的双腿。她吓得惊慌地喊救命,但由于我事先支开了她宫里的人,所以没有人能听见她的求救。看着这小巧的妙龄少女,我把长硬龙棒掏出,她吓得忘了叫喊,我也立刻把龙棒插进她的小嘴进出。可怜的德妃泪汪汪地求饶但口里含住了我的棒,只能呜呜呜地叫,像只小猫咪。直到我把精液都射入她的小嘴,我撕开她的睡袍,俯身粗鲁地又咬又吸吮她小巧可爱的胸脯,她疼得惊叫求饶。直到我把目标往下移动,她吓得想夹住双腿,但无奈被紧紧地绑住了。我先用手指轻插她已湿润的阴户,当手指再往前一探,便摸到她那薄薄一片膜。我突然恶作剧一起,把拳头伸进去她的阴部,她疼的又哭又喊的。后来我忍不住了,也一把龙棒狠狠撞进她的下身,然后勐插。她由先前地哭喊变后来的淫荡叫床声,让我更用力地抽插,插得她不断高潮双眼反白。完事后,我才表明我的真实身份,她娇羞地轻锤了我一下。我也趁机要她把她讨厌的贤妃叫来寝宫,让我假扮士兵奸污她,给她个教训。她一听可以教训她娇蛮的贤妃,立刻点头答应。第二天,我躲在她寝宫,等她一把德妃请来。德妃把一杯下了媚药的茶请贤妃喝,而德妃也谅年纪小的德妃不会做什么手脚便一口喝尽。看着贤妃喝完,小德妃便找借口离开一会儿,而我跑出来从后边趁贤妃不注意事,用麻袋往她身上套!她吓得又骂又叫,我趁机把她绑在椅子上。当我拿开麻袋,她看见身穿侍卫服时,她气得大骂:“好大的胆子!本宫是贤妃!还不放了本宫?!"我冷笑一下,看着她继续骂不作任何反应。直到药效开始发作,她的骂声从强至弱得如猫咪,我撕开她的裙摆,分开她的大腿,看着淫水泛滥的下身,我恶作剧地拿一条粗长,长着一粒粒的黄瓜一插,她的处女血就献给了那条黄瓜,刚开始她还骂咧咧的,但媚药让她把自动把阴部凑前去,想要让黄瓜深入她的子宫。当我把黄瓜给拔出时,她竟然求饶:“给我黄瓜!我要黄瓜!”她狐媚子的样子让我忍不住脱下裤子,把比黄瓜更粗大的龙棒塞入她的小穴,她立刻淫荡地叫着。与她在德妃的床上欢爱了几回后,德妃挑了贤妃药效快尽的时候回来,我也躲在一旁观看。德妃假装惊讶地大叫,唤醒了贤妃,贤妃吓得不知所措整个人呆了。虽然药效快没了,但贤妃红肿的阴部仍然骚痒不堪。她一边扭动双腿撮弄她的阴部一边警告淑妃:”我知道是你干的!不许你告诉任何人!“德妃微微笑了一下,开口:"我什么也没做,你要怎么威胁我呢?反而,你这副德行,我只要高喊一声,宫里的人一来,你就完了。”贤妃气得咬牙切齿:"你狠!要怎么做你才保密?!“”把这个插进你的阴部吧!“德妃恶作剧地扬了扬手中的粗肥的茄子,然后抛向贤妃。贤妃接住了,毫不犹豫地把茄子插入她的阴道。当肥大的茄子插入阴道,贤妃骚痒的下身得到了安慰,也再次让她性奋起,不顾德妃的面自行抽插。看到贤妃如此,我也忍不住出来我德妃推向床,撕掉她的衣裳。一开始贤妃看见我,气愤地指着我欲骂的时候,德妃娇羞地叫了我一声皇上,她才惊讶地放下手,泫然欲泣地把身子贴过来。那一天我在淑妃的床上大战德贤两妃。西域美人- 赫拉奴赫拉奴是西域献给我的公主。在我忙着宠幸皇后和四大妃时,她寂寞地等待被临幸。有一天晚上我睡不着,经过驯马场时,惊见赫拉奴光着身子趴在一匹黑色的公马,哼着我听不懂的西域曲。突然间她华丽地翻身下马,跪在马的胯下抚弄公马粗大的阳器,一边叹息:”为什么皇上还不临行赫拉奴呢,赫拉奴不美吗?“公马被套弄得正爽,射了一脸精液在她身上。她轻笑了一下,把马的精液当作美容的乳汁,妩媚地擦抹自己的身子,然后身子贴着马跳起舞。在旁偷看了她许久后,我的龙棒已挺立,随时爆发。赫拉奴依然没发现我,她亲亲了马的额头,再亲亲它的‘马鞭’,说了句:”我明晚再来“便回她的寝宫了。目送她离开后,我招了招手,身后的宫女拍成一排。我挑了个漂亮的,便就地临幸了她一解欲火。没想到宫女经我一次宠幸后怀了龙胎,我便按了个答应的名分置放在后宫。第二晚,在驯马场,赫拉奴一身薄纱来到黑马的跟前时,我从她后面拥着她。“你是谁?!“”爱妃,不是怨朕迟迟不临幸你吗?“我轻咬她的耳垂,她身子便软下了。”皇上~您终于要臣妾了吗?“赫拉奴又紧张又兴奋。”是啊,昨晚看了爱妃对朕的马求爱,朕才知道朕忽略了你。“”那皇上你可要补偿补偿臣妾啊~“赫拉奴羞答答地靠在我身上,姣好的身子隔着薄薄的衣料磨蹭着仅裹着外袍的龙体,点起了我的欲火。我把赫拉奴拉上马,让她趴在马背上,而我趴在她身上,龙棒插入她紧闭的处女穴后,脚轻轻一踢马肚,让马开始奔驰,而我在她身上奔驰着。后来我们换了个招式,她起来转向我娇媚地笑了一笑,整个人跨坐在我身上,小穴插入,双腿夹着我的腰,手臂拥着我的脖子,身子随着马的奔跑而上下摇动着。就这样,我们经常在马背上欢爱,直到赫拉奴第一个孩子诞生,我赐她名为骑爱公主。随着皇后,四大妃和赫拉奴诞下我的子嗣,我也陆陆续续地让其他妃子和宫女怀胎,甚至出巡时,只要看上哪家女儿便立刻上了。直到我后宫上万,子嗣上百,我才重返早朝执政。